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女友  »  影楼风流故事
影楼风流故事
这家影楼坐落在一条不太繁华的街道上,是个三层楼,一楼是谈业务化妆的地方,二楼是摄影室和仓库,三楼是老板的办公室。由于这家影楼不以盈利为目的,所以员工也不多,我们的后期制作都是包出去的,因此连后期制作人员都省掉了,只有两名服务员,一名化妆师,还有个晚上看门的李老头,加上我这个名义上的老板兼摄影师就五个人。

  时值夏日,天气炎热,影楼已经好几天没开张了,当然这对我来说无所谓了,五哥给了我十万元当影楼的费用和我的工资,影楼的房子是五哥的,没有了房租即便生意不好也不会赔多少钱。我懒洋洋的靠在老板椅上,悠闲的吸着烟,电脑屏幕上,一个倭国男人光着屁股用力的耸动着下身,在他的身下,一个穿着黑色丝袜的女人正不住呻吟着。倭国男人一边用力干着,一边用手贪婪的抚摸着女人的丝袜美腿。我看的是欲血沸腾,烟都烧到手边的都没感觉出疼来。等我感觉出疼来大叫着把烟头扔在地上的时候,倭国男人终于将精液射在了女人的丝袜腿上,黑色的丝袜映衬着乳白的精液是那样的诱人,让人有种做爱的冲动。我深深的出了口气心说我要是那倭国男人就好了。

  这时候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我赶紧关了小电影喊了声进。门开了,服务员张莉和黎薇薇走了进来。两个人都是十九岁出头的样子,张莉一米六五的身高,身材丰满,鹅蛋型的脸盘,皮肤白皙光滑。黎薇薇一米七的身高,身材苗条,脸盘清瘦,只是皮肤有些黝黑。两女往这一站清纯的感觉像两朵似开未开的小花,真是别有一番风味。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们心中一阵懊恼,影楼的这两个服务员这么漂亮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呢,也难怪自己来这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来了也是躲在办公室看毛片。果然生活中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要是这两个妞穿上丝袜在我面前搔首弄态,再像小电影当中的女优那样被我征服,那该多爽啊…正在我意淫的时候,那两小妞估计是被我盯着不好意思了,红着脸说:“周总,您没事吧?”   我终于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说:“没事,你们找我有事吗?”

  “嗯,我们想预支这个月的工资。”两个小妞不好意思的说。原来,这两个小妞是一村的,最近刚到城里打工,还没怎么挣钱呢,张莉的母亲就生病住院了,医药费现在还有好几千块钱的缺口,而黎薇薇的弟弟要上大学,学费还没有着落。两个人刚得到消息愁得实在没办法了这才找我来预支这个月的工资。了解完情况我沉吟了一下说:“即使你们预支了这个月的工资也不够啊。”

  “那也没办法,能凑多少就凑多少吧。”黎薇薇撅着小嘴委屈的说。  

 “这样吧,我预支给你们五个月的工资,这五个月我会适当的给你们发点生活费,要不你们也没法生活。”

  两女高兴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一个劲的对我表示感谢,她们没有想到我这么爽快能预支给她们五个月的工资。“我放你们两天的假,你们回家把事情处理一下,回来直接搬到影楼住来吧,我办公室旁边的屋子空着呢,你们就别在外面花钱租房子住了。”我把一摞钱递给给了她俩说:“快去吧。”二女感动的差点流下泪来,接过支票转身欲走。我赶紧说道:“等一下,把你们的身高,穿多大号的衣服,鞋子写在纸上,我打算给你们做套服装,咱们店也该正规一下了。”二女很爽快的把这些信息都写在了纸上,然后拿着支票表情轻松的离开了,浑然不知我邪恶的用意。我赶紧上网去选购这些对男人来说都很刺激的东西:白衬衣。短裙。丝袜。高跟鞋。看来我得计划一下怎么才能将这两个小美女弄到手,到时候我就可以…   正当我坐在办公室无限意淫的时候,门开了,闯进一个人来。我一看是化妆师王姐,王姐三十多岁的年纪,身材有些臃肿,脸上浓妆艳抹,上身穿着一件吊带背心,两个硕大的乳房挂在前胸,随着王姐呼呼的喘气声起起伏伏,下身穿着超短牛仔裤衩,大腿虽然肥壮却很白皙,有种肉呼呼的感觉。我还没说话,王姐便对我一通指责,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她又开始哭诉自己多么的惨,什么老公坐牢了,她自己带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多么的不容易,这个影楼生意不好自己也没挣多少钱等等。耐心询问了半天我才明白,原来给那两个小妞预支工资的事情被王姐知道了,她心里不平衡找我问罪来了。

  我说:“王姐,你别生气,人家那两个服务员不是有特殊情况吗?”

  “什么特殊情况啊,我也有特殊情况…”我关上了门,点了根烟做在沙发上不理她了。王姐一看我不理她了也觉得闹的过分了,一屁股坐在了我旁边说:“周总,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我吸着烟突然觉得一股香风袭了过来,一扭头,不经意间从王姐的领口看到了那两个硕大的乳房,这么大的乳房谁看到了都有种想要揉两把的冲动。王姐不仅没有害羞,还故意的耸动了一下胸部,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前胸,手指还故意的挑逗了几下我的乳头说:“周总消消气,我老公坐牢,孩子也小,我也不容啊。”我直觉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王姐看到了我的反应笑了笑说:“周总工作一天了也挺累的姐姐伺候伺候你吧。”我心说两个小妞还没勾搭上呢,这个徐娘半老的道主动送上门来了,反正影楼也不是我的,给你点好处也无所谓了。最主要的是看样子这娘们“功夫”肯定不错。我说:“那就有劳王姐,工资的事情我会酌情给你涨的。”言外之意是你伺候好老子了老子可以多给你涨工资。看来有权有钱就是好,怪不得现在这么多贪官呢。王姐说:“那就谢谢周总了。”  

 我点点头起身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了,王姐一点都不羞涩,很麻利的脱光了衣服,她的身材不是很完美小肚子上有些赘肉,毕竟是生过孩子的。两腿间的阴毛很茂盛,都说这样的女人性欲很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胸前的两个大乳房像两个大气球似的。王姐还故意用手托住乳房的下面掂了掂,我有种流鼻血的感觉。我赶紧脱光了衣服要上她,王姐却要我不要着急,她让我平躺在沙发上,自己蹲下把一个大乳房递到了我的眼前,我不由自主的含住了她的乳房用力吸允起来。王姐也伴随着我的允吸轻声呻吟着。我姐的左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前胸,在我两个乳头边缘画着圈圈,一阵阵的快感让我哼出声来,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烫的不行了,小腹中似乎有团火似的。这是王姐停止了左手的轻抚,右手开始按摩我额头的几个穴位,几分钟后,我觉得我的身体冷却下来,大脑一片轻松,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这时王姐从我口中拿出了她的乳头,把两个大乳房放在了我的前胸开始用力挤压,然后挤压我的小腹,阳具,大腿,一直到脚掌。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身体又烫了起来,阳具也挺了起来。这一冷一热的变化加上乳房的刺激,舒服的我连着打了好几个哆嗦。

  王姐停了下来起身在我的办公桌上拿了一瓶大宝sod蜜,挤出了半瓶涂抹在我的阳具,阴囊和屁眼上。此时我的阳具已经软了下来,无力的搭在两腿之间。王姐将我的阳具放在腹部,将右手的手掌放在我的阴囊上,轻轻的向上推,一直推到我的龟头。连推了几下,我的阳具像一只跪在地上的马突然站起来一样,用力颤抖了几下,倏地的挺立起来,包皮的红肉翻在外面,硕大的龟头如同小孩的拳头耀武扬威的“怒视”着王姐。王姐双手的八根手指交叉抱住我的阴茎,时轻时重着挤压着,两个大拇指交替的刺激着我的马眼,一股巨大的快感在我心中荡漾,我还没有细细体会这种快感的时候,王姐却松开了手指揉捏起我的阴囊来。我心里有些失望,盼望着她再次刺激我的阳具。王姐并没有理会我的阴茎,还在揉捏着我的阴囊,几分钟后我的阴茎又开始萎缩。王姐用右手推我的阴茎,左手手指刺激我的屁眼,我的阴茎又挺立了起来,然后她又开始八个手指交叉抱住我的阴茎,大拇指刺激挑逗我的马眼。强烈的快感又一次来袭让我欲仙欲死。几秒钟后王姐停下了对龟头的刺激,开始抚摸我的腹部。我的心像被猫爪子挠似的,痒的要死。刚爬上云端却又坠落到地面,这种感觉太难受太刺激了。我猛然间坐起来,起身把王姐推到在沙发上,分开她的大腿,只见我姐的阴部大阴唇已经完全张开了,露出里面粉嫩的小阴唇,幽幽的洞口处,一丝淫液渗了出来,拉着长丝流到了地上。我早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下身一挺大阴茎整个没入王姐的小穴当中。王姐用手搂住我的脖子,眯着眼睛呻吟着:“啊…真爽…恩…啊…小点劲…啊…太厉害了…啊…恩…小穴…小穴要裂了…啊…”

  我只觉得我的阳具涨的难受,用力的挺动着。王姐的两条大腿搭在我的肩头,两个肥硕的乳房随着我猛烈地挺动一颤一颤的。我忽然有种禽兽般的冲动,伸出双手用力挤压着她的乳房,王姐一会被我抓的喊痛,一会又被我干的喊爽,我有种征服者的快感。这么干了几分钟后,我又让王姐趴在沙发上,撅着屁股对着我,我拍了拍她那肥大的屁股,大阳具又是一插到底,王姐一边呻吟一边迎合着我的抽插嘴里又开始了胡言乱语:“周…总…你好棒…啊…大鸡巴…操的…小穴…好爽…啊…嗯…用力…噢…我要…飞了…啊…”我听到了这些淫词浪语心理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我右手抓住王姐的头发用力往后拉左手往下按着她的脊背,王姐的头斜向前四十五度,脊背挺的直直的,屁股也撅得更高了。我的阳具在王姐的穴里进进出出发出“噗噗”的声音,由于抽插频率极快,小穴里的淫液都被捣成白色的沫沫了。我仿佛一名优秀的骑手征服着王姐这匹淫荡风骚的母马。十来分钟后,伴随着王姐一声歇斯底里的淫叫,她到了高潮了。而我的阳具却还坚挺没有要射的迹象。王姐无力的趴在沙发上喘息着说:“周总,你太厉害了,大鸡巴干的我好爽,我已经好久没这么爽过了。”我嘿嘿一笑说:“你是爽了,老子还没爽够呢,来,接着干。”说完又用力操了她几下,王姐叫了几声求饶道:“周总,姐姐是不行了,在干就要了我的命了,我用奶子给你弄出来吧。”说心说用奶子弄就是乳交呗,这样的服务方式听新鲜的,嗯,一定要尝试一下。我爽快的抽出了阳具,王姐蹲在我面前,用两个肥硕的乳房包裹住了我的阳具,由于王姐的乳房太大了,我的阴茎在她乳房的包裹下居然看不到了。王姐抱着乳房开始挤压套弄,阳具上的淫液粘在了王姐的乳房上亮晶晶的。刚开始我并没有感觉出有多么爽来,只是心理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王姐套弄了一会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有种想射精的冲动,我想把我阳具里的精液射在女人洁白的乳房上在男人心理上肯定很爽。王姐将乳房打开一道缝隙露出了我的阴茎,她一边用乳房挤压着我的阴茎,一边低下头去用舌头舔我的龟头,终于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滚烫的精液射在了王姐白乎乎的大乳房上,烫的王姐不住的颤抖…穿好了衣服,我点了一颗烟色色的对王姐色说:“鉴于你工作表现的比较出色,我决定给你涨伍佰块的工资。”王姐很是高兴,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说:“周总的肉棒姐姐我很喜欢,要是能经常干姐姐的小穴您就是不给我涨工资我也认了。”看来王姐的丈夫不在身边,她已经寂寞很长时间了。我哈哈一笑说:“那咱以后就多”探讨探讨“,对了,张莉和黎薇薇回老家了,下面的店面你帮着照看一下。”“知道了,两个小妞真不错,又那么清纯,周总想照单全收了胃口挺大啊。”王姐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调侃我。看来这娘们看透了我的想法了,我嘿嘿干笑了两声说:“王姐,别瞎说。”王姐洋洋得意的说:“你们男人都这样,哪有猫不吃腥的,其实这很正常,只要你别忘了我就行。”我用手捏了下王姐的乳房说:“哪能啊,就凭这么极品的奶子我也忘不了王姐您啊。”王姐妩媚的嗔了一声然后下楼看店去了。

  【完】